原创新闻 > 正文

“共享护士”悄然兴起,你愿意“下单”吗?

2018年07月03日 16:18 来源:信息广播

大众消费心态的改变,为共享经济的发生发展创造了土壤。“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空间”……似乎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享”不到的共享项目。

前段时间,又有一种新的共享项目悄然兴起并走进我们的生活,它就是“共享护士”——患者登录相关手机APP或网站进行预约,就有护士上门提供打针、输液、静脉采血等多种护理服务。“共享护士”发展现状如何?是否存在安全隐患?近日,记者进行了采访。

“共享护士”的出现  给行动不便者带来便利

近日,记者搜索发现,多个手机APP平台推出“共享医护”“护士上门”等服务,患者通过手机下载APP或者登录相关网页,就能预约护士上门提供近20种护理服务,包括打针、输液、静脉采血、PICC换药、留置针输液、留置胃管、导尿、灌肠护理、吸痰、痔疮护理、雾化、外科拆线等项目,此外,还提供一些和母婴育儿相关的服务项目,比如打保胎针(排卵针及黄体酮注射)、会阴护理、新生儿护理、产后护理等。

这些服务收费不一,一般的肌肉注射、皮下注射为139元/次,静脉输液为169元/次,静脉采血为149元/次,留置针输液为189元/次,会阴护理为179元/次,等等。和公立医院提供的门诊及住院护理服务收费相比,“共享护士”收费较高。就拿静脉输液来说,“共享护士”提供一次上门服务收费169元,而记者看到的某公立医院的公示价格为门诊输液费第一瓶8元,每加一瓶加收5元。

尽管收费较高,但记者登录部分提供“共享护士”服务的APP平台看到,已经有不少人购买服务,其中输液、打针是比较受欢迎的服务项目。在某APP平台上,记者看到已有4万多人购买输液服务、两万多人购买打针(肌肉注射、皮下注射)服务。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共享护士”之所以能迅速赢得一些人的青睐,主要是方便,尤其在一定程度上给一些行动不便的人群带来便利。

根据国务院公布的《“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预计到2020年,独居和空巢老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当这些老人生病了,家中无人照料时,一个人承受着病痛到医院挂号就诊,确实困难。“共享护士”的出现,让他们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和在医院一样的护理服务,不仅满足了老人的健康需求,在一定程度上还减轻了子女的护理压力。

20分钟的输液看护时间,难以保证患者的安全

这些“共享护士”的资质靠谱吗?记者以患者的身份拨打某APP平台的客服电话进行咨询时,客服人员表示,目前,平台签约的护士都具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持有执业证,多数是医院的在职护士。这些签约护士几乎覆盖国内一二线城市,客户在APP平台上下单预约后,后台将根据患者的病情派单给就近的签约护士。当记者询问“护士到达患者家里,是否出示相关身份、执业证明”时,该客服人员表示,相关信息会在APP平台上有所显示,护士到达服务地点后将不再出具相关证明。

购买“共享护士”上门服务,比如输液,安全吗?记者在某APP平台上看到,为了减少输液风险,其服务提示、温馨提醒中写道:用户必须具备正规医疗机构开具的处方、药品及病历证明;护士只提供某项技术服务(如输液、打针等),不提供相关药品;请确认患者对使用药品无过敏现象;有严重出血、凝血倾向,血小板明显减少,用肝素、双香豆素等进行抗凝治疗,暂时禁止穿刺的患者,不适宜接受上门输液服务,等等。

此外,记者在对某APP平台的客服人员进行咨询时了解到,为了防止患者出现输液反应,护士上门提供普通的输液服务时,一般给患者扎上针后会观察20分钟左右再离开。当被问到“如果患者出现过敏反应怎么办”时,客服人员回答:“一般来说,过敏都是药物本身有问题,而我们的护士并未参与给药这个环节,只负责扎针,即使(患者)出现过敏反应,也不是我们的责任。”

20分钟的观察时间够吗?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共享护士”不属于共享经济,毕竟“共享护士”提供的服务不同于一般服务,一般服务需要大量时间的观察等医疗操作,不能轻量化操作。

河南省肿瘤医院血液科二病区护士长马春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输液反应与时间没有太大的关系。一般来说,对于一些容易引起过敏的药物,医院会要求护士在扎针后半个小时内对患者进行严密观察。不过,输液反应不仅仅是过敏反应,还有一些发热反应,有些患者可能输到两三瓶药时才开始发热。“在家进行静脉输液,风险特别大,比如液体滴空或滴速把握不好,患者就可能出现心衰、肺水肿等,甚至危及生命。”当严重的输液反应发生后,患者能否在家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就很难说了。

马春霞说:“我上学时,老师讲过这样一件事,一个护士去好朋友家帮忙输液,结果患者因过敏性休克死掉,后来还打官司了……”

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急救中心护士长康荣叶表示,一名合格的护士,是不会因为工作地点的变化而降低操作标准的,但问题在于患者家中的环境是未知的,这样一来,就无法保证操作的安全性。

“所有有创操作都不鼓励在家进行,一旦出现突发情况,可不是只进行抗过敏治疗那么简单,护士是否可以及时处理,很难说。”河南省护理学会副理事长,郑州大学一附院护理部主任、主任护师刘延锦说。

相关部门加强监管  有效规范“共享护士”

刘延锦主任表示,其实,“共享护士”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提法,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护士提供上门服务。这项服务主要针对那些回归家庭的患者,护士上门为他们提供专业化的护理、造口处理、健康咨询等。这些服务不仅要求护士要有合规的资格认证,还必须具备能够及时处理突发状况的专业技能。

尽管“共享护士”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在护士上门提供各种护理服务的过程中,仍有诸多风险不能忽视。例如,大部分护士是女性,有时要对男患者进行一对一治疗,可能出现被男患者骚扰的情况。另外,“共享护士”提供的上门护理服务,毕竟是一种医疗服务行为,存在一定的医疗风险,一旦出现医疗纠纷,责任将很难界定。此外,APP平台上公示的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对患者病情的评估、护士上门服务的范围以及在保证护患双方安全等方面,需要有关部门加强监管,通过制定法律法规,对相关行为进行规范。

国家卫健委有关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部分有条件的省市探索开展“共享护士”上门服务,解决了老年人和行动不便患者就医难的问题,给老百姓带来了便利,同时也为护理服务进入家庭进行了探索。下一步,将结合各地探索开展“共享护士”的做法经验,引导规范发展。

 

广告服务:0371-65889111 热线:65939000

通信地址:郑州金水区纬一路2号广播大厦 邮政编码:450003 邮箱:hndt65939000@126.com

ICP:豫ICP备14003020号 河南省互联网第三类新闻信息服务单位许可证编号:01201600001

豫公网安备 410105020021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