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50部电影前瞻:开机骤减没片上?好莱坞将霸市?

编者按:文本来自“河豚影视档案”。36氪经授权转载。

“又一个项目黄了!”一位经纪人愁眉苦脸对小娱说,旗下签约的演员原定下半年开机的项目几乎都黄了。

“就在今天早上,刚得知朋友开机的项目,也被临时撤资了,挺遗憾的!”一位制片人感叹说,最近他身边很多朋友项目停掉、推迟,业内最近疯传:“很多公司都死掉了,很多项目都死掉了,明年可能会没片上!”

另一边,做海外引进的朋友也预估说,“明年可能是好莱坞的大年。”

从资本大退潮到税务大地震,再到近期上海、无锡、霍尔果斯各个园区被查、影视公司自查自纠,一时间众说纷纭,难道今年寒冬的连锁反应就要来了吗?明年真的没有片子可上了吗?

要知道明年是否没片可上,就先要知道一年有多少部国产片供应量。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 2016年、2017年分别上映358部、367部国产电影,今年截止11月26日,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371部。按此增长规律,明年是否可以达到超400部的目标呢?

河豚影视档案根据艺恩数据与组讯,整理了目前处于开拍与后期制作的电影项目,发现大约有300部,加上猫眼上显示2018年待定的“积压片”(大多为撤档延期影片)约112部与明年已经定档的25部、待定档的10部(去除开拍与后制300名单重复),加起来总共应该是超450部。

虽然无法保证上述所有影片都能明年上映,但就数字上来说,明年国产片400左右供应量是可以达到。

看来实际情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明年没片可上”像是危言耸听?

“更准确的说,不是没片可上,是片子质量有整体下滑的可能。因为三百部开拍到上映的概率非百分之百。这样以来,明年如果靠积压片填补市场,影片整体质量可想而知。”制片人端端说。

制片人Will却持乐观态度,

“既然影视寒冬,资本缩紧,大家变得更理智了,淘汰的本来就是不专业的公司,留下的肯定是能做好项目的公司,质量怎么会下滑呢?再说积压片未必不是好片,比如雪藏5年的《无问西东》。”

小娱根据整理的这450部“明年可能会上映”的电影,试图勾勒出明年电影市场全貌,中国电影处于小年,好莱坞电影大年。头部影片与非头部影片的差距进一步拉大,黑马要想脱颖而出将更加依附大平台。在寒冬过后的洗牌格局中,中国电影能抵挡住来势汹汹的好莱坞吗?

国产头部影片会减少吗?

“其实业内人士担忧的是,没有足够的头部影片存量,中小体量的片子能否以质取胜成为黑马拉动票房是未知的。”制片人端端说道。

众所周知,这些年电影市场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以2017年为例,10亿量级的头部影片仅占1%,但却占据43%的票房,而70%的影片只有2%的票房;今年暑期档128部影片中,《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侏罗纪世界2》《一出好戏》《巨齿鲨》五部影片就占了总票房近58%。

头部电影越加成为驱动票房增长最重要因素。所以,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明年没有足够多的“准头部电影”,那么整体大盘的上升空间,将要打一个问号。

那么问题就回到了,明年“准头部影片”的数量是否能达标。

直接评估一部电影能否到10亿级体量显然不可能的,比如今年的大导演作品,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姜文《邪不压正》、张艺谋《影》皆没有达到预期的10亿体量。但如果按出品公司、导演及主演阵容来评估,它们都是妥妥的“准头部影片”。

所以退一步讲,我们把这个门槛降低到上亿,那么衡量“准头部影片”则变得容易许多,毕竟我们把出品公司、导演及主演阵容摆出来,很多影片要过亿是没有问题的。

国产电影中票房破亿影片,2017年为51部,2016年为48部,2015年为52部,2014年为39部。截至目前为止,2018年过亿影片有40部,接下来还有贺岁档多部影片,达到50部应该是没有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不考虑观众群体的扩大,惊奇地发现,2015-2018年,国产片过亿数量都维持在50部左右。

小娱从明年300余部开拍与后期制作影片名单中,初步评估了一下,选出了40余部具有亿级体量影片,加上已经定档的明年春节档的10部,明年贡献50部“准头部影片”应该是没有问题。

我们来看这个名单,“主旋律大片”有林超贤新作《紧急救援》、刘伟强确定于明年1月开机的《中国机长》;“IP系列”《叶问4》《功夫2》《扫毒2》;东方奇幻大片《封神》《侍神令》《三体》;名导新作类,张艺谋《一秒钟》、陈可辛《李娜》、管虎《八佰》、陈冲《英格力士》等,以及新锐导演新作类,陈正道《秘密访客》、路阳《刺杀小说家》、翁子光《风再起时》、麦浚龙《风林火山》等。

加上将在明年春节档厮杀的《飞驰人生》《疯狂的外星人》《流浪地球》《神探蒲松龄》等十部影片,以及刚传出周星驰定档春节的新作,上述所有影片均具备票房过亿级体量的资格、冲刺十亿级体量的潜力。

我们知道,成熟的北美市场,好莱坞六大的影片,绝大部分在前一年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未来的档期,有时甚至会详细到哪一天,这也是为了避免大片云集,恶性竞争后两败俱伤。

国内市场目前还没有成熟到提前一年以上定档的习惯,但总体来看,目前我们所看到的绝大部分头部影片,都有可能在明年上映,其中多部具有爆款的潜质。

也就是说,明年“头部影片”数量的供应持平于2015-2018年水平的话,要说明年没片可看,从头部影片来看,这一论调是立不住脚的。

一些头部营销公司表示自己并不缺项目,比如麦特文化董事长兼CEO陈励志就说:“我们负责营销的项目,排期已经到2020年春节了。”

看起来,头部电影市场局势不会受到影响,那么“非头部电影”创作生态又如何呢?

新导演还能带着黑马作品横空出世吗?

“市场两极化越来越明显。”小娱所采访的制片人都不约而同的感叹这一句。

华人文化副总裁谢力最近在艺恩会上透露2018年文娱行业投资近况,投资量是增加了15%,总共628亿人民币。但投资行为却是减少了,一共是598起,减少了33%。与此同时大额投资增加了,超过1亿的投资额增加了70%,上10亿的也在成倍的增加。

也即是说,文娱行业投资越加具有集聚效应,电影方面也是如此。

“所以,现在融资为什么越来越难了,是因为他们的投资对象必须是行业的佼佼者,好的大项目融资越来越容易,头部从来不缺钱。”制片人端端总结说。

但是,关于这一趋势是好是坏,则有两方不同的声音。

一方面,端端认为现在局势很不利于非头部项目的电影创作者,尤其新人的成长,如果话语权都在这几家头部公司,则扼杀了其他更多创作的可能性。黑马可能都是大公司在造,而非出自于小公司。

但另一方面,最近有两个项目开拍的制片人应萝佳却说,行业其实没有扼杀更多的可能性,

“寒冬筛掉的不止大量的投资者,也有大量的人云亦云、跟风逐热点的创作者。我们之所以会如此幸运开机,是因为市场上真正的伯乐越来越多了,前两年很多资方可能还会说你不是大IP不行,但现在他们是真的会认真看剧本,所以是福祸相依。”

同时,头部电影公司方也表示,虽然他们处于隔岸观火的状态,但他们都认为这是新人最好的时期,他们毫不吝啬地为新人提供更大的平台资源。

上周日,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在一个小型活动现场说,行业现在波动就是一个警告,影视公司倒个几千家很正常,很多人需要重新找工作,认为现在不是一个很好时机。但是对于认真做内容的人来讲,却是最好的时机。光线一年下来,大概会接待超两千人次带着项目而来的年轻电影创作者。

某头部电影公司制片人也说,现在市场实际上是朝着更加规范化方向发展,“我们这类大公司资金管控非常严格,税务自查对我们影响也比较小,曾经搅和市场的资本走了,淘汰掉是过度依赖“热钱”的项目,IP+明星的公式没了,优质内容创作者的机会就来了。”

也即是说在洗牌后的格局中,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的情况下,小公司要想脱颖而出,只能抱住大公司大腿,仰赖于其平台资源,比如像《无名之辈》这类黑马影片,正是由小公司开发而来的,大公司接盘负责出品发行。

但上影发行常务副总经理王毅,却在近期一个活动上警醒世人说,国产电影所谓的淘汰效应可能不是体现在明年,而是体现在后年。

明年会是好莱坞电影大年吗?

如果说明年国产片的局势还处于不明朗状态,但好莱坞大片已经来势汹汹。

小娱整理了明年好莱坞可能引进的片单,迪士尼一家就有9部重磅炸弹,漫威系列《惊奇队长》《复仇者联盟4》,动画真人版系列《小飞象》《阿拉丁》《狮子王》,经典IP系列《星球大战9》《玩具总动员4》《冰雪奇缘2》,以及奇幻片《阿特米斯的奇幻历险》。

即将并入迪士尼家的福斯,明年还有两部“X战警”系列《X战警:黑凤凰》《X战警:新变种人》,以及与腾讯影业合作的《终结者6》,还有詹姆斯·卡梅隆制片的《阿丽塔:战斗天使》。

见证了《毒液》在饥渴中国市场的反应,应该会有更多的好莱坞大片瞄准明年的“空档期”,抬高《速度与激情8》创造的26亿票房天花板不是问题。

另一方面,明年批片也将迎来大年。

“现在批片早已全面放宽了。既没有数量限制,也没有国别限制。”一位做批片的国内发行商说,现在他们手上就囤有4部小国别批片,预计明年上映。

但当小娱求证明年会是批片之年时?他认为虽然存在这种可能,在明年国产片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大量批片将引进来填补市场空缺。但这并不代表就迎来了批片的春天。

据一位市场观察员粗略估计,在批片购买和宣发成本不断翻倍的情况下,2018年有超六成批片是亏损状态。2018年到9月份为止44部批片仅贡献了26.37亿票房,而2017年64部批片拿下了51.43亿元的票房,2016年55部批片就吸纳了44.47亿票房,引进批片的整体票房急剧下滑。

明年更多的批片是否能助益于大盘,将打上一个问号。

无论如何,明年影片供应量是不会减少,但势必面临一次洗牌,充满变数。

文章关键词: 开机,电影市场,好莱坞电影,好莱坞大片,电影公司,批片,头部,制片人,准头部影片,上映
(责任编辑:娱乐资本论)